广告

促进伤口愈合的外用药

综合媒体

《死侍2》(Deadpool 2)是一部由20世纪福斯影业出品,蒂姆·米勒执导,瑞恩·雷诺兹主演的电影。

影片确认于2017年5月1日开机,预计于2018年6月1日上映。

死侍这个超级英雄为什么要耍贱?

促进伤口愈合的外用药 -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【今日看片·《死侍》】

如果说其他超级英雄的弱点在超能力之外,那么死侍的弱点就是他的超能力。简单说来,他的超能力难登大雅之堂,与其他那些把个人超能力当做耍酷点的主角比起来,死侍把超能力当做表现自己短处的形式,格局上就赢了。

超级英雄快看腻了

不知道什么原因,超级英雄这个词的引申意,会在当今这个时代变得这么狭隘。当初你可以用来形容那些端着机关枪横扫敌对阵营的肌肉猛男,也可以用来形容那些习得了独门秘笈的功夫高手,但到了现在,似乎“超级英雄”只能指代它的第三种可能,就是那些美国漫画里面通过高科技、变异和天生DNA优势而获得了超能力的主人公们。

当一个声音成为了主流,就意味着一个可怕的开始,这些美国漫画改编的电影,无论故事水准如何不济,制作模式如何千篇一律,总是能赢得潮水般的掌声和好评,这种现象带来了一个必然的后果,就是现在的好莱坞各大片厂,都在寻找类似的带有完整宇宙观的知识产权进行系列开发。平庸不是错,但是把平庸当成佳作,当成电影工业救市的希望,那就有问题了。面对如此庞大的“伟光正”超级英雄群体,面对如此庞大的不容置喙的狂热粉丝,或许好多人都有种不敢公开发表非议的隐忧。

那么,《死侍》或许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缓解气氛的契机,因为,我们真的需要一个耍贱的超级英雄。

大家习惯看到的超级英雄电影,其实和原先那些传统的好莱坞动作片没有本质上的区别(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数字特效的比重增加了吧)。一个主角,一个爱人,一个敌人,几个搭档,打几架,然后埋个彩蛋,下集再见!特别是当漫威和迪斯尼这样精于此道的公司合体之后,这种套路化复制的制片方式,只会变本加厉。于是在我看来,20世纪福斯旗下的X战警系列电影,有着更具追求的原创精神,而《死侍》这种题材能够上映,也证明了这个《星球大战》系列的老东家还是留存一点“希望”的(可惜的是,《星球大战》系列的版权目前也到了迪斯尼的旗下)。

耍贱程度完胜星爵

或许很多人会觉得,《银河护卫队》里的星爵也是一个很贱的主角,但他的贱,是停留在言语层面的,总体的性格上,他与那些漫威大红人们没有多少区别,但死侍,真的就是一个“叛逆”的存在。他的叛逆,不单单只是爆几个粗口、来几句无厘头黄段子那么简单的小腔调,而在于他能够进行自我形象解构和否定的率性。

如果说其他超级英雄的弱点在超能力之外,那么死侍的弱点就是他的超能力。简单说来,他的超能力难登大雅之堂,而且他对这种能力的态度也是自嘲性质的,被子弹打到裆部、自己割手腕这种行径,在他这里成了司空见惯的家常便饭,与其他那些把个人超能力当做耍酷点的主角比起来,死侍把超能力当做表现自己短处的形式,格局上就赢了。

这个人物的自嘲性,还表现在演员对过往角色的否定。瑞恩·雷诺兹曾经出演过一部并不成功的DC漫画英雄《绿灯侠》,又在一部《金刚狼》中扮演过一个“改良版”的死侍。那么在这部死侍的正传里,瑞恩·雷诺兹对自己以往这两个不光彩的角色进行了彻头彻尾的羞辱。

片头闪过了一张绿灯侠扮相的人物卡片,他说,若当超级英雄不想穿绿色的衣服,还有反派威胁要缝上他的嘴,而这些细节都是在半开玩笑式地否定自己以往的角色。当演员借着当下角色的口,嘲笑自己之前演绎的角色时,那么我们可以说,这个演员和这个角色的高度统一性,才能让他有这份自信去否定自己过去的角色。这种明星光环与角色光环相互辉映的效果,恐怕才是我们期待的超级英雄电影形态吧。

一切吐槽不走寻常路

整部《死侍》,似乎都在做着一件“叛逆”的事。片头的字幕,就能看出导演“不走寻常路”的决心。与那些打出演职人员姓名的常规片头不同,这部影片的片头字幕全是一种死侍口吻的角色和职能概括:比如“一个圣母似的铁汉”、“一个拿钱不干事的导演”等等。可以说,这串字幕一下子就把我从一种昏昏欲睡的期待中激活了起来。

认真看完,其实死侍的动作场面并不多,第一场高速路上的打斗非常短,第二场也没有动用非常大的特效渲染场面

展开全文